大白白

龚子棋背着马佳带蔡程昱出去蹦迪

(gzq你这么玩ccy不怕你佳哥打死你吗

MF S10E20
我爱你,所以我更希望你能做你自己

我要滚回洞学习了,希望我在deadline以前不要再回来惹😶

中年危机

ooc

嘎龙/龙嘎无差

小学生文笔

沙雕脑洞

有驾照但是不会开这种车

切勿上升真人!!!


【阿云嘎】

大家好,我是阿云嘎。

早起坐在床上思(清)考(醒)人(脑)生(子)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,我要中年危机了吗?

身为8(9)0(6)后的小尾巴,我有点慌.

事情是这样的,昨晚我终于结束了为期三个月的出差,一下飞机就匆(ji)忙(ke)地赶回家想要和我的大龙亲亲抱抱举高高。

但!是!当我真的到家把我可爱的大龙拥入怀中时,我!居!然!一!点!反!应!也!没!有!

虽然男人👨不能说不,可是我昨晚是真!的!一!点!也!不!行!面对大龙渴望又迷茫的眼神,我内心充满了愧疚,好不容易把他哄睡着了,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久久不能入眠。

我这是怎么了?!难道我阿·草原狼王·云·热血汉子·嘎年纪轻轻就要遭遇中年危机了吗?!

不行,我得去找个过来人问问!


【郑云龙】

我是郑云龙,我现在堵得一比。

阿云嘎回来了。

在外面浪了3个月的阿云嘎回家给了我一个拥抱。

一!个!拥!抱!?

他当我是什么?兄(jie)弟(mei)吗?大好的时光不拿来干正事儿,非要搂着我聊天?!他以为他在干嘛?下乡慰问吗?!我这边还没开始发作呢,那狗子头一碰枕头就睡的和猪一样。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等等,不就出了个差吗,哪来这么反常的啊。难道……他在外面有人了?!好啊,阿云嘎你长能耐了呀,敢背着我乱来!谁给了你胆子在外面偷鸡摸狗的!是你阿云嘎飘了还是我郑云龙提不动刀了啊!

不行,明天我一定要跟他问个清楚!


【阿云嘎】

“哥,你看我这咋办呀~”

“唉~”王晰放下手中的保温杯,“阿云嘎,我是真不想掺和你两这事儿。你说我一大老爷们,放着家里的妻小不管,天天搁你这儿做情感咨询,你说这合适吗”

阿云嘎委屈:“可是,我想这事儿你不是比较有经验嘛……”

“诶!阿云嘎你骂谁呢!”

“呸呸呸,你看我这不是太着急了嘛~话都不会说了,晰哥你别跟我计较。人大龙跟着我吃了那么多苦,现在好不容易生活好点儿了,可我却……哥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吧~”

王晰拿起杯嘬一口花茶,说道:“你这个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,哥先问问你,你这几个月睡得还好吗?”

“好什么好呀,每天那么多事儿,恨不得24个小时掰成32个小时用呢,哪有时间休息呀~”

王晰白眼一翻:“你进门我就猜出来你最近肯定没好好休息了。你看你那眼袋,都要掉到下巴那儿去了,配上你这身白衣裳,远看还以为是哪家孤魂大白天跑出来吓人了呢。不是我说你,想早点回来也不能这么拼呀,真当你自个儿是96年的啦。都一把年纪的人了,该休息还是要休息,不然累坏了你自个儿,别说抱你家大龙了,你摸都摸不到。多跟你哥我学学,没事儿保温杯里丢几颗枸杞”,边说边放下手边的杯子,“得了,别搁我这儿杵着了,赶紧回家睡觉去吧,哥我还急着回家带孩子呢。”


【郑云龙】

“老板再来两瓶酒!”

“诶!龙哥你别喝了,再喝就真的回不去了!”李琦一把抢下郑云龙手中的杯子

“回不去正好,省的给心里添堵”郑云龙趁李琦不休息顺手抓起一瓶酒开始吨吨吨

“诶!蔡蔡,快把瓶子抢下来呀!”

好不容易控制住了郑云龙,李琦顺了口气,说:“不就是这么件事儿嘛,龙哥你至于吗?”

郑云龙摇了摇头,说道:“他以前从来不是这样的。嘎子可能在其他事儿上端着,但在这件事儿他可热情了。他昨晚的表现,绝对是有问题!”

“那他除了这件事儿还有其他不对劲儿的地方吗?”李琦问到

郑云龙托着脑袋,仔细想了想,又摇了摇头,说不出所以然来

李琦笑着说:“我就说嘛,嘎子哥是那种人嘛。他走哪儿去不得带着你们两那明晃晃的结婚戒指呀,上次跟佳哥和他开玩笑,袜子都脱下来了,也愣是没碰到他的戒指。”

郑云龙用酒瓶托着脑袋:“那他为什么不和我那个啥?”

“我觉得吧,嘎子哥可能是被龙哥你的体型吓到了”蔡程昱坐在一旁一脸乖巧。

“啥玩意儿?”郑云龙眯起眼睛,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“我是说,嘎子哥可能是被你长肉的速度吓到了”,蔡程昱继续说,完全忽略了朝他挤眉弄眼的李琦。

“是吗?”郑云龙皱着眉头低头看了看自己

“龙哥你别听这傻孩子瞎说,以你的身高,你现在最多算肉感,那不叫胖!”,李琦一把捂住蔡程昱的嘴,“但是我觉得吧,毕竟也是3出头的人了,有时候该控制饮食的还是控制一下,该运动还是运动一下吧。”

“哦?”郑云龙抬起头若有所思。


傍晚,阿云嘎的美梦被一阵摇晃打破。一睁眼,就看见醉醺醺的大龙坐在床边。他又跑出去喝酒了?什么时候得和李琦他们谈谈这件事儿了,可不能惯着他这个坏毛病了。可是,干!这个面色桃红的男人真是太好看了!

“阿云嘎,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……唔!”郑云龙话还没说完就被阿云嘎扑到了床上。


晚上,阿云嘎心满意足的看着身旁熟睡的郑云龙“ 啧啧啧,我果然还是年(lao)轻(dang)气(yi)盛(zhuang)的草原一匹狼。晰哥教的方法真管用,有空再多去找他讨教讨教……”


晰哥:“阿云嘎你真棒!但你觉得咱两这样合适吗”

蔡蔡:“我龙哥真棒,喝成那样还能面不改色四平八稳地走去健身房办卡,我和琦哥拉都拉不住”(今天没有也是感情的龙吹呢)

琦琦:“嘎子哥你听我解释啊,我也是被迫的啊!谁愿意大白天被拉出来陪酒还被塞狗粮啊!”


纯手机打,请不要cue排版

果然肝作业的时候的脑洞才沙雕(什么鬼逻辑!

我也不知道自己又写了些什么鬼东西

我应该去学习,不应该在这里🎵

如有雷同,一半一半


我家猫骂人的时候口音超重的

阿云狗×郑云喵

肝作业时的激情脑洞

小学生文笔

性感龙猫,在线暴躁


今天郑云龙心情不好,从他补觉的姿势就可以看出来。

李琦一到酒店就嗅到一股浓浓的火药味。趁着大家去吃饭,把蔡蔡薅到一边问:“蔡蔡,今天这是咋了?你又惹你龙哥生气啦?”蔡蔡无辜脸:“我哪知道怎么回事儿啊,今天我一见龙哥他就是这脸色。害得我今天开嗓都是去天台开的,中途连上来了几个人以为我想不开的。”

琦琦看着蔡蔡傻乎乎的样子,又只有拐着蔡蔡去找川子。川子表示,我哪知道,我是真不想掺和这两男人的事儿,何必呢(发出王老舞的声音)。

最后,一行人来到了阿云嘎这儿。琦琦:“嘎子哥,今天这是咋的了呢?咋龙哥是这脸色儿呢?”嘎子一脸懵逼:“我也不知道啊~,今天起床的时候还好好的呢~,……,没有啊~,我两夫妻生活(划掉)可和谐了呢~……”三人:“惹~”

在三人的窜梭下,啊嘎坐到了郑龙身边,“大龙你今天怎么了呀~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~”某喵眼皮都没抬地翻了个白眼。“大龙,你该刮胡子啦~”“阿云嘎,滚!”见到嘎子灰溜溜的从房间里出来,三人决定不再掺和这两男的的事儿。

晚上,大家一起在蔡蔡的房间里讨论和声。

琦琦:“蔡蔡,你看哥这个,呜~”

嘎子:“我觉得这个不错”

蔡蔡:“可是我之前那一种呢……”

嘎子:“我觉得那一种还差点儿什么,要不你算了吧,换……”

郑龙:“诶,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别人,人家孩子练了一个多小时了,你能不能给人家一个机会!”


嘎子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可是……”

“啪!”大龙一下子把手中的笔摔到桌上。“阿云嘎你是不是要吵架,biang的人家练了这么久了你说换就换啊,你能不能给孩子个机会啊”龙猫炸毛“biang的,你自己也是,这么大个人了,病刚好一点儿就记不得按时吃药了。我今天盯了你这么久,你一点反应都没有,还好意思嫌我不刮胡子。你是不是非要又进医院才安心啊!&$%*#*&&$#%&#$……(不能播警告)”


蔡蔡(乖巧.jpg):“哥(baba)哥(mama)们这是因为我吵起来了吗?怎么听着好像没我啥事儿了?”


琦琦:“惹!”


川子:“我是谁?我在哪儿?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两男的中间?我为什么要帮忙捡笔?我现在只想回家,伯虎我想你( ╥△╥;)”


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鬼( ´•̥ו̥` )

手机码字,如有雷同,一半一半( ~'(oo)')~